西安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龙魄原型体 第八百三十二章 终曲:Lai Lai Hei

来源: 分类:二次元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1月22日

龙魄原型体 第八百三十二章 终曲:Lai Lai Hei

用着硕大的嗓门吼完如此激情澎湃的歌词,饶是冯龙德的躯体强度绝对不弱,嗓子还是依旧会感受到明显的干渴与劳累感——虽然在前面的时候冯龙德没唱两首歌都会借着轮到其他人上来接着唱的机会喝口水润润嗓子休息一下,但现在基本上都是自己连续嚎了好几首歌曲,刚刚找到的回后台机会基本上是全程帮镜音连给光着的膀子上描绘维京神符,仅仅只来得及喝了一口的矿泉水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杯水车薪”......

不过即便自己的嗓子稍微有些不太舒服,冯龙德倒也没觉得有多麻烦,而是直接将双手紧握着的长柄战斧改成用左手单手握着戳在地上,右手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瓶自己开了盖的矿泉水灌下去了满满几大口。

冯龙德这种对观众不避嫌的举动可以说非但没有让表演台下的观众们觉得别扭,反而让他们感觉更能体会到眼前不远处或者能够看清楚的这个条顿男人并不是特别的高高在上,恰恰相反,更像是一个随和豪爽的老大哥,变相地让不少观众们对于冯龙德这个不死君王的印象越发地丰满了不少。

“痛快!”将喝干净最后一滴矿泉水的空水瓶子重新赛回进空间戒指内,冯龙德长长地出了口气感叹了一句,接着就冲着表演台下的观众们大声问道:“好了,大家说说,我前面唱的这首歌,你们觉得够劲不够劲!”

“够劲!!!”全场的观众们几乎齐声回答道,其中还夹杂着不少条顿士兵、卫队骑士、条顿武士以及一些外界人类雇佣兵兴奋的嘶嚎怪叫声,“君王陛下!再来一首!!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呃,算了吧。”冯龙德咧了咧嘴,脸颊上描绘着的条纹在嘴角的牵动下不住地扭曲着,看上去跟活了一样,“你们老是这么再来一首再来一首的,那我是不是得跟我的老伙计们与V家歌姬们一直唱到明天早上不成?都还睡不睡觉了?而且你们老这样让我再来一首再来一首的,小心V家歌姬们就不高兴了!”

“哈哈哈哈......”冯龙德的回答让表演台下发出了一阵阵的哄笑声,相当一部分观众都知道作为V家歌姬们中名副其实的大姐头的初音未来对于冯龙德这个威名显赫的不死君王有意思,冯龙德与他的老朋友们唱得这么嗨哪里会觉得不高兴?恐怕连高兴都来不及咧!

“不过话说回来,时候也不早了,现在有谁能告诉我,已经几点了?”冯龙德耸了耸肩,顺口问道。

“九点半多了!君王陛下!”表演台下的观众们中有好几个反应快的喊道,这些家伙不是条顿士兵就是某位家人是条顿士兵的军属,这段时间条顿工厂已经生产了一些样式相对古朴了点儿的怀表,基本上条顿营地内的条顿军民都可以花点小钱就可以买到这种计时跟钟表一样准确还方便携带的小玩意儿了,而条顿工厂也在想方设法将技术恢复或者说攻关到可以生产出现代化电子表的程度,其中卡洛琳在繁忙的研究实验工作之余也向相关的技术人员提供了条顿帝国时期的元素钟表的技术参考以及灵感——就跟各系魔法元素与自然界的化学元素一样都是有着衰退期一样,各系魔法元素也是有着共振频率的,而条顿帝国时期的魔法师们与炼金术师们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依靠各系魔法元素自身的振动频率来进行精确的计时,以此发明制作出来了跟现代原子钟相当类似的元素钟表,并将其广泛应用到了军事、天文、航海、飞行以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之中。

虽然拥有卡洛琳这个知识渊博的幽冥魔姬的技术提供与灵感提供,但就凭条顿工厂目前的生产条件与技术能力来看,想要成功制作出现代电子表就有些吃力了,更不用说现代原子表了,而元素钟表更是需要巫妖法师们的帮忙,因此就现阶段而言,条顿工厂还在技术攻关现代电子表这一块儿,等到能够大批量生产之后就会下发到条顿军队之中以及贩卖到普通人类居民的手中:精确的时间计算不管对于普通人类居民们还是对于条顿军人们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前者能够在日常生活中不耽误事情,而后者更为甚之,有时候秒与秒的差距就足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了,由不得在这些看似很小的方面不仔细。

言归正传,听到表演台下好几个观众的报时之后,冯龙德点了点头接着喊道:“这不,已经很晚了不是吗?所以......”

冯龙德这么一拖音,表演台下的观众们还以为这个不死君王要说刚刚演唱的就是最后一首歌了,却没料想到这个直来直去的条顿男人这会儿还有蔫坏的一面:“......所以,接下来我跟我的老伙计们与V家歌姬们一起演唱最后一首,接着大家伙儿们就一起圆满结束这次的露天演唱会吧!”

“好嘿!!!!”听到冯龙德这么一说,虽然还是觉得马上就要结束了有些可惜,但全场的观众们依旧爆发出了狂放的欢呼雀跃声,准备迎接最后一首估摸着照样震撼身心的歌曲。

在冯龙德说完这句话之后,魏斯克等人与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中那些拿着古典乐器的家伙们一起弹奏起一首古朴的音乐旋律,听上去就跟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广为流传的常见调调一样。

冯龙德也没有立刻就扯起嗓子开唱,而是站在原地屹立不动,偶尔会跟着音乐的旋律时不时地身体微微摇摆一下,双手紧握着的长柄战斧横放在他的身前,看上去就跟瓦尔哈拉神殿门口的勇士雕像一般。

音乐旋律的古朴是有的,不过伴随着音乐演奏的越发激昂,弹奏着现代电子乐器的家伙们也加入了演奏这首音乐旋律的行列之中,使得音乐旋律变得隐约爆燃了起来。

当这首音乐旋律演奏了足足有两分钟之久之后,冯龙德这才稳了稳心神,用着并非直爽豪迈而是平铺直叙的嗓音淡然地以芬兰语唱道:

“Hankatsoimaanreunaltatahteaputoavaa,(他站在世界的边缘,凝望着划过的流星,)

Nytkanuiitkasvotneitosenpeittaakarumaa.(仿佛少女美丽的脸庞,映照在贫瘠的土地上。)

Jokaisentaytyykatsoasilmiintotuuden,(残酷的真实留在了每一个人的眼中,)

sillaaikaompivoittoisa'mut'tamamaaonikuinen.(虽然时间是那么的永恒,但贫瘠的土地依然真实。)

Hankatsoimaanreunaltatahteaputoavaa,(他站在世界的边缘,凝望着划过的流星,)

Nytkanuiitkasvotneitosenpeittaakarumaa.(仿佛少女美丽的脸庞,映照在贫瘠的土地上。)

Jokaisentaytyykatsoasilmiintotuuden,(残酷的真实留在了每一个人的眼中,)

sillaaikaompivoittoisa'mut'tamamaaonikuinen.(虽然时间是那么的永恒,但贫瘠的土地依然真实。)”

在冯龙德平铺直叙的嗓音演唱的这段歌词中,在场的观众们可以深切地体会到,维京人的居住环境究竟是多么的险恶:天气寒冷、土地贫瘠、资源匮乏,但正是如此险恶看似让人生活不下去的可怕环境中,孕育出了这一纪人类文明中最为胆大妄为的开拓者与勇士,拥有着残暴掠夺者名头的他们同时也是卓越的工匠、水手、探险家和商人,即便他们现在几乎彻底消失在了这一纪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之中,但他们那种悍勇的精神始终都会流淌在那些仍旧要奋勇拼搏的人们的灵魂之中。并且......这一纪人类文明中拥有这种精神的他们几乎要全部消失了,却不意味上一纪人类文明的类似民族也全部消失了,要知道现在人间之里北部的某个区域就盘踞了一大群,而且更加的悍勇嗜血......

可以说,由冯龙德与魏斯克等人这些心怀热血的家伙们演唱这些维京风的重金属歌曲,简直就跟给毛瑟98K步枪压上7.92×57mm毛瑟枪弹一样毫无违和感,其中那些意义的内涵可以完美地展现出来,让表演台下的观众们几乎全身心都可以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狂热悍勇。

演唱完第一段芬兰语的歌词,冯龙德还是在音乐独奏的过程中又吼了一次战嚎声,很快就跟着彻底变得激昂的音乐节奏大声用英语唱道:

“There'saplaceintheNorth'farfaraay,(在遥远的北方有一片土地,)

Homefortheanderingman.(那是流浪者们将要归来的家乡。)

Dreamingfellsithskiessopale,(梦想使天空变得黯然无色,)

Calmisthegloriousland,(荣耀的土地上也将重归沉寂,)

Flamesillsendthesigntothesky.(纷飞的烈焰将会席卷苍穹。)

thatehavecometofeasttonight,(今夜的盛宴属于我们,)

Thelakesareechoingithoursong,(湖水会与我们的战歌遥相呼应,)

Shadosaredancingontheforestalls,(战斗的身影舞动在这片茂密的森林之中,)

Shadosaredancingontheforestalls.(战斗的身影舞动在这片茂密的森林之中。)”

将这一段充满了勇士豪迈之情的歌词唱完,冯龙德稍作停顿了一会儿,感受了一下表演台下观众们那热情洋溢的欢呼声后,就在同样豪放狂暴的音乐旋律中或自己独唱或跟魏斯克等人与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一起合唱地吼道:

“Enchantmentofthefireandmoon,(来自烈火与月光的祝福,)

Lostinthehisperingnight.(消失在零落私语的夜晚。)

Theraven'smagicenthrallstheoods,(黑乌鸦的魔法蛊惑了黑森林的防备,)

Cralingintheseetstarlight.(在甜美醉人的星光下伺机而动。)

ehavegatheredinthisdistantland,(我们在这片失落的大地上缘聚,)

Fullofisdomsecretsandtales.(这里充满了智慧、秘密与传奇。)

Themorningillneverriseagain,(黎明将不再到来,)

Roamingolvesareholingforthedead,(只有狼群在为死去的人们哀嚎,)

Roamingolvesareholingforthedead.(只有狼群在为死去的人们哀嚎。)”

不得不说,这一段歌词的内容几乎体现出了维京人对于人生的看法:生活就是战斗,生活的环境即是浴血搏杀的战场,并且即便结局是无法避免的死亡与毁灭,他们依旧会义无反顾地继续投身于战斗之中,拖着敌人一起去死!

唱完这一段歌词后,冯龙德鼓足了气力,直接用最大的音量吼出:

“Ohyeah!”

“aaagh(哇啊啊啊啊啊)!!!”冯龙德的喊声立刻就引起了表演台下观众们的战嚎呼应,其中那些条顿士兵、卫队骑士、条顿武士以及外界人类雇佣兵们嚎得尤为大声,不管是来自于什么民族、什么世界还是身在什么地位阶层,他们的心中都熊熊燃烧着不灭的战斗血液!

借助着这股狂放的气氛,冯龙德与魏斯克等人以及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开始以自己所能发出的最高音量,吼出了这首歌所有歌词中音节单词最为简单、却意外的是最为爆燃的歌词来:

“Lai!AhLai!!AhLai!!!AhLai!!!!

AhLaiYaLaiYaLaiYaLai——YaLaiYaLai!!!

LaiLaiHei!

Lai!AhLai!!AhLai!!!AhLai!!!!

AhLaiYaLaiYaLaiYaLai——YaLaiYaLai!!!

LaiLaiHei!!!!”

仅仅只是不超出四个普通音节的简单无意义词汇,冯龙德等人与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却真就给吼出了那种维京勇士豪迈直率不惧死亡的气势,使得表演台下的观众们很快就跟着他们一起吼了起来。

如此激情的时刻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冯龙德就又一次以平铺直叙的语调唱着最开始的歌词:

“Hankatsoimaanreunaltatahteaputoavaa,(他站在世界的边缘,凝望着划过的流星,)

Nytkanuiitkasvotneitosenpeittaakarumaa.(仿佛少女美丽的脸庞,映照在贫瘠的土地上。)

Jokaisentaytyykatsoasilmiintotuuden,(残酷的真实留在了每一个人的眼中,)

sillaaikaompivoittoisa'mut'tamamaaonikuinen.(虽然时间是那么的永恒,但贫瘠的土地依然真实。)”

就当表演台下的观众们以为这首歌现在就要结束的时候,魏斯克等人与初音未来等V家歌姬们又一次弹奏起了之前那枚激昂狂放的音乐旋律来,让他们愣了一会儿后顿时爆发出了响彻行云的欢呼声。

“Lai!AhLai!!AhLai!!!AhLai!!!!

AhLaiYaLaiYaLaiYaLai——YaLaiYaLai!!!

LaiLaiHei!

Lai!AhLai!!AhLai!!!AhLai!!!!

AhLaiYaLaiYaLaiYaLai——YaLaiYaLai!!!

LaiLaiHei!!!!”

(演唱会剧情可以说到了结尾部分,不过距离这段剧情彻底结束还尚且有些章数,或许会有书友认为条子这是在水字数吧?其实算是说对了一半【滑稽】,主要歌曲不写歌词以及相关内容的话就太过空洞了。不过条子也在这段剧情正式开始之前就在正文中提醒过这一点了,大家觉得太过漫长的话就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来观看,条子也不会为多不多几个订阅而太过于关注;另外,条子闲暇时跟一些书友闲聊的时候也被提醒是时候加快进度了,因此条子也会相应地加快剧情进度,不过因为存有半年存稿的缘故,所以.......反正有功夫就会推出有偿加更活动,就看大家乐不乐意主动让更新变多,毕竟条子囤那么多稿子就是防着平常工作忙没时间写的话也能保证更新稳定不是,大家想要主动加更的话条子也不会拒绝,总之就是看大家伙儿的意思,反正没加更的话条子也不操心,正好省得耗费存稿了......)

金振口服液作用
手指类风湿怎么引起的
脉管炎能不能用中药治疗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