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188】噬血恶魔

来源: 分类:二次元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188】噬血恶魔

塔中倒真有些古怪,依着唐方此时的修为,已经察觉出这塔中死气弥漫,比之外面要浓郁了许多,这倒真也合了唐方的胃口,若是能在这塔中放肆一番,大朵颐,唐方的修为恐怕又能精进不少,但是唐方没这么傻,这等地方,连王云光都再三嘱咐过不要掉以轻心,唐方自然不会为了这些蝇头小利徒遭祸端了。

田君提着两个小孩,上了台阶,唐方等他上阶之后,才悄悄地跟了上去,二层很便传来两人对话:

“道爷,你看,这两个小孩的命格,可能入道爷您的法眼否?我可是……”正当田君要表功之际,一个不男不女,极其难听的声音响起:“够了,这是你的赏赐,拿着。”

“这?”田君接过了一看,发现是一颗极其不起眼的小药丸,顿时脸上有了失望之色,那个声音又想起道:“你不要小看了这东西,放到鬼市里面,这可是大好的玩意,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好好收着,低于十个大洋不要卖!”

“十个大洋,”田君吞了一口唾沫,对于他这个泼皮赖来说,已经算得上一笔不小的横财了,忙千恩万谢地接过了,贴着内衣收好,讨好地道:“道爷,您看?这……”

和田君对话的这个道爷,穿着一声油腻腻的道袍,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洗过了,用那个用人听了不讨厌的鸭公嗓子道:“把那两个小子给我带过来。”

田君将这两个小孩带到了了这个毛道爷的身边,毛道爷探出一只如同鸡爪一般的脏兮兮的手,眯着眼睛在这两个小孩的身上摩挲了一阵,田君大气都不敢出,在旁小心翼翼地伺候着,直到这毛道人收回了手,这才问道:“道爷,怎么样?”

这个道人满意地呆了点头,道:“是雏儿,命格也不差,作为祭品的话,好不过了,田君做得不错。”

顿时田君喜上眉梢,道:“多谢道爷,多谢道爷,那是不是……”

“跟我混的话,就不要讲条件,我不会亏待你的。”

田君不敢违逆道长,脸上有些失望,这毛道人不再理会田君,将这两个小孩拧着忘记三楼上走去,这田君也跟着上去,毛道人吩咐道:“在楼道上好生给我看着,不要让人进来虽然我在门口已经布下了道门上**,人能够进来,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可不想我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到头来反而是一场空。”

田君连忙点头答应。

毛道人满意地上了三楼,三楼上面放着一个圆形的台子,整个台子用黄布盖的严严实实。台子中间还有一根成人大腿粗的柱子。毛道长摸了摸两个昏迷的孩子,喃喃道:“先用了这个女孩子吧。”说完伸出单手在两个孩子的人中处一掐,两个孩子同时醒了过来。

首先感到危险的是男孩子,他立刻一个翻身爬了起来,挡在小女孩的身边,壮着胆子道:“坏人,你要干什么?”

这个毛道人长的尖嘴红腮,整个看上去就如同一个穿上了道袍的猩猩,加上黑漆漆的指甲,很是想老人们口中传说的吃人的妖怪,这个小女孩不自禁地向着哥哥靠了靠,轻声地道:“哥哥,我怕……”

“别怕,哥哥会保护你的,”小男孩虽然极力装成大人,但是其实自己的声音也有些微微发抖,但是依然一反顾地将自己的妹妹挡在身后,道:“你……你要干什么,你是不是妖怪?”

“嘿嘿!”毛道人桀桀怪笑起来,道,“小兔崽子,居然敢说你毛爷是妖怪,也罢,今天我就当一回妖怪,你们说,你们两个谁先让我吃了。”

“你!你真的是妖怪?”两个小孩子吓得面容惨白,大的男孩首先到想到逃跑,拉着小女孩就往楼梯处跑去,毛道人怪笑一声,道:“小兔崽子,进了我毛爷的门,还想逃。”两手往前一探,如同拎着小鸡一般将两个小孩子提起,扔了祭台旁边,道:“要是听话的话,我就让你们两死的舒舒服服的,不然,毛爷我慢慢地弄死你们,嘿嘿嘿!”一阵怪叫,让两人听得毛骨悚然。

“妖怪,你要吃就吃我,不要吃我妹妹!”小男孩大声哭道,双手不知所措地在空中乱舞,而这个小女孩则是仿佛被吓傻了一般,坐在地上,跟着哥哥不停地哭泣。

“不要吵了!”被这两个小孩吵得烦躁,毛道人恫吓道,“若是你们再吵,我一并吃了你们!”

两个小孩子果然止啼不哭,可怜兮兮地看着毛道人。毛道人笑道:“再等等,等天黑了再说,到时候,嘿嘿,小兔崽子们,可不要怕哦。”

说完不理两个小孩,独自在旁盘膝大坐,两个小孩子抱成一团,胆怯地看着这眼前的这个妖怪一般的道士。

“哥哥,我怕……”

“别怕,等会我只要妖怪吃我,妖怪吃饱了,就不会吃你了。”

“可是你要是被妖怪吃了,我怎么办?”

“唉,要是刚才的那个神仙肯就我们来就好了。”

“呜呜呜呜……”

天很便黑了下来,这毛道人长身而起,对着两个小孩子道:“你们谁给我吃?”

“我!”小男孩往前一走,挡在妹妹身后,妹妹胆怯地用手抓住哥哥的衣衫,但是这一幕,丝毫激不起毛道人的半分怜悯之心,走到小男孩的身边,怪笑道:“也好,就你吧。”说完将小男孩拧起,扔到了祭台上面。

小女孩顿时泪水哗啦啦的留下来,躲在墙角,甚至不敢大声哭泣。

外一轮圆月透过破烂的塔射了进来,毛道人看了看外的月色,道:“今晚果然是天时地利都有了,就靠你两小子了,今晚要是我能成功,说不定还给你们两刻上一副长生牌位呢,不错,真不错,哈哈便宜你们了!”

小女孩怯生生地躲在墙角里面,抱着头不停地哭,双手的指甲都掐入到手里面,上齿深深地咬住下嘴唇,因长期营养不良而深凹入眼眶的双眼,眼睛写满了绝望和恐惧。但是却不敢去看这个面目可憎的道士。

毛道士掏出一根绳子慢慢地将这小男孩捆在了那张巨大的祭台上面竖着的那根柱子上面,小男孩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与害怕,但是双眼却依然看着自己的妹妹,似乎想鼓励妹妹坚强起来,但是虽然他有着因为艰难的生活强迫出来的成熟,但是孩子毕竟只是孩子,他开始哭泣,开始挣扎,开始企图有人来救自己一命,但是一切都是徒劳,那根拇指粗细的绳子已经将他死死地绑在了那根圆柱之上,他开始害怕地努力叫喊,力的挣扎,那瘦弱的皮包骨般的手臂在死命地拍打着身边的这个道士,但是这个道士对于这一切都熟视睹,反而双目放光,透出宛如野兽才会有的那种残忍和意。

“放开我哥哥!”小女孩终于鼓足勇气,跑上前去,抱住毛道士的大腿,毛道士恼怒地一脚,将这小女孩踢开三尺远,骂道:“等会才轮到你,你急什么。”

小女孩吃痛,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小男孩也跟着哭,两个小孩此时是如此的助,而等待着他们的则是死神慢慢地降临。

在楼下守着地田君打了一个哈欠,有些睡衣阑珊,这种场面他早已见怪不怪,只是觉得这两个孩子哭得扫兴,搅了他的睡意。

谁,田君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一般立马警觉地叫喊起来,忽然似乎眼前一花,他甚至连眼前的人都没有看清楚,就昏死过去。

唐方小心翼翼地踏上了台阶。

而与此同时,三楼的毛道人已经将这小男孩绑好,嘴里念念有词,做了一大堆的动作,速度很,然后单手在这小男孩的眼前打了一个响指,这小男孩便似乎中了**术一般,立刻昏迷过去了。

毛道人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法,用手在这小男孩的手上,身上割了好几道口子,鲜血瞬间留了出来,这小女孩似乎被这一幕吓傻了一般,坐在那里,似乎都忘记了哭泣。

唐方上楼,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了这一幕。

这道士再干什么?唐方躲在楼道下面,静静地等待着,“他的这套法术,一定与那尸**中有关,且看他做什么,再去就这两个孩子不迟!”

就在这个时候,道士在祭台上点燃地两只蜡烛忽然一阵莫明奇妙的晃动,淡淡地血腥气味飘散在空气中,周遭地气温开始慢慢地降低,毛道人的眼中开始露出凝重的神色,终于开始变得认真起来,喃喃的道:“出来了,出来了……”

“什么东西?难不成这道士再招什么脏东西吗?”唐方皱了皱眉头,警觉地等待着。

周围的气温变得越来越低,似乎能够凝水成冰,小男孩身如同打摆子一般的颤抖,甚至在眉间隐隐凝成一丝白霜,祭台上面的红烛光芒变得越来越黯淡,渐渐变成苍白的绿色。盖在祭台上的黄布慢慢渗出血液,把整块黄布都染成血红色,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什么东西!这老东西到底要干什么?”唐方疑惑不解,“难不成这老小子是要招出尸**的什么鬼怪不成?”

突然一个身影诡异的浮现在那小男孩身后,分不清他是男是女。他低着头头发很长挡住了他的脸,长长的头发像枯萎的稻草。他一身白衣不过上面满是血迹而且多处破损,可以看见里面邹巴巴的白灰色皮肤,不,那像干枯的树皮。那个身影很消瘦要不是那干枯的皮肤几乎就是骨架。这时他把头抬了起来,看清了他的脸。同样是干枯的皮肤,而且像是干旱很久的土地一样上面满是干裂的裂痕,五官像严重脱水一般狰狞的扭曲在一起。他的嘴角还有风干的血迹,他的双眼看不见眼珠和眼白只有一片猩红色。

“果然!”唐方暗自想到。

这个老道士顿时开始变得越来越紧张,看着这个男子,神色中既有敬畏,又是激动,喃喃地道:“祭品已到,还请大仙享用!”

“这个杀千刀的要用这两个小孩子来祭奠这个怪物!”唐方此时已经看清楚这个道士的企图,再也顾不上尸**的秘密,人命关天,这个小孩子一定要救下来!

唐方长身而起,厉声喝道:“你这妖道!好大的胆子!等会在跟你算账!”身法如电,向着这个祭台上便飞的跑去,双手一探,想将这个小男孩从祭台上解救下来。

唐方的突然出现,顿时让这个毛道人吓了一跳,大声喊道:“什么人,居然拿敢私闯老夫的府邸!”

唐方不答话,双手飞地向着小男孩拽去,但是在这个祭台的周围仿佛有某种结界一般,阻止了唐方的手,唐方顿时如同打在了铜墙铁壁一般,若不是他乃是赢勾血脉,换做一般的人,在这等冲力之下,恐怕整条手臂都要脱臼了。

唐方顿时大急,面对这个道士,厉声喝道:“他娘的将这个破玩意给我解了!”

此时这个道士也是面容狰狞,一连打出了数道符咒,对着唐方拍了过来,唐方理都不理,这几道符咒拍在唐方身上,根本起不到丝毫的作用,道士的眼中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脱口道:“你是谁……”

唐方此时哪有时间跟他解释,单手猛地一把捏住这个道士的喉咙,将这道士提在半空之中,急切地吼道:“把这个破道法给我解了!”

在唐方如同铁钳一般的手中,这个道士根本没有丝毫挣扎的机会,双目因为缺氧而凸了出来,艰难地道:“没有办法,这祭鬼大阵一旦成功,便……便法解除……我只会布阵……不会解……”

“操!”唐方气得一把将这个道士摔倒在地,再一次往这形的壁垒猛地撞了过去,这一次,用的力气,比上次大,但是这个祭台四周,依然没有丝毫的破绽。唐方的汗水淋漓而出,他不想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小男孩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

这个被道士招出来的鬼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祭台外面的动静,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空气中的血腥味带给他极大的满足。然后他看向被绑着的小男孩,双眼红光一闪。被绑在祭台上的男子身体诡异的身颤抖起来,皮肤下的肌肉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蠕动着。

唐方知道再下去,这个小男孩定然会死,小男孩双目空洞,已经昏迷不醒地他甚至此时连求饶的意识都不存在了,看得在阵外的唐方心如刀割。

忽然,小男孩似乎如同爆炸了一般,身都冒出血浆来,在祭台上形成了一摊血水。血浆好像有一种腐蚀作用,把小男孩的衣物和毛发部腐蚀掉,还有小男孩的皮肤,他已经体完肤可以看见血肉模糊的肌肉组织。也许是剧烈的疼痛把昏迷中的小男孩惊醒,他发出一声惨叫也是后一声惨叫。

接着小男孩的身体如同融化了一般,大片大片的肌肉脱落下来露出了森森白骨。他的胸腹肌肉很脱落了,脾脏,肝脏,肠子都从腹腔里面流出了。他的眼珠失去了肌肉的支撑从眼眶里滚出来掉在地上滴溜溜的滚,恐怖的是他的七窍不断涌出掺着血的脑浆。

“不要!!”唐方一声惨叫一声,在旁用力的冲击着这道形结界,但是他知道,此时的一切都已经迟了。

小女孩站了起来,眼神变得为空洞,这恶心血腥的一幕,似乎并没有震惊到她,她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安静地让人害怕。

唐方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蹲在地上,甚至不忍去看眼前这血腥恐怖的一幕,比的自责涌上了他的心中。

若不是自己贪心为了探听尸**的秘密,任凭这个道士做法,只要早上一步,哪怕只是一步,赶在这个道士做法完毕之前,阻止这一切,眼前的这场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

这一切发生地得惊人,绑在祭台上的小男孩已经变成一具骷髅和一摊血水了。而那个鬼趴在祭台上吸嗜着地上的血水,血液如沸腾了一般不断的向鬼的口中涌去直到血水部被吸干。那个鬼的身体渐渐的膨胀起来,本来干枯的皮肤变得饱满光滑。他猛地站起来满足的舒展了一下身体,我看清了他的脸已经变成一个美丽女子的脸。但是她的眼睛仍然是一片猩红,嘴角满是鲜的血液。

那个道士连忙一个翻身爬了起来,跪在这个女鬼的身边,躬身道:“奴才毛宝刚,愿听仙女差遣。”

“你他娘的去死吧!”唐方此时满腔怒火处发泄,霍然站了起来,对着这个毛道人一脚踢去,正中毛道人的太阳穴,毛道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哼了一声,就此了去了他罪恶的一生。

那个女鬼似乎有了些许感应,看了看唐方和毛道人,用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然后身形变得越来越淡,后慢慢地消失了。

在这个祭台上,甚至没有了一丝血迹,,盖在祭台上的黄布也变回了黄色,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只剩下一个瘦弱,还未成年的骷髅绑在那根柱子上面。

唐方此时心中百味杂陈,一腔郁闷从发泄,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怪我啊。”唐方嘴里喃喃地道,双目一闭,一行泪水顺着脸颊滴在地上。

唐方哭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