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不世妖孽 第六十一章、年少轻狂几时尽

来源: 分类:二次元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19日

不世妖孽 第六十一章、年少轻狂几时尽

在场所有的人为之震撼,谁也没看清,酒坛子是从何处飞过来的,竟将江元的冰剑击碎,这是何等的修为,江元脸色一沉,游目四周,凛然道:“平清觉!”

众人听到平清觉的名字,如雷贯耳,大惊失色,‘斗酒剑神’平清觉在修真界可是赫赫有名,二十多年前,连续挑战修真界强者,庐山飞涧真人、昆仑叶一真人都曾经败在他的剑下,不修气,只练筋骨,无师自通,可谓天生怪才,出剑速度奇快无比,雷霆万钧,没人能挡下他的剑,有不少人效仿他,磨练筋骨,到最后也只能是强身健体,根本达不到那种境界。

“乘人之危,下手阴损,多年未见,你的修为可是增进不少啊!”话语间,一道青光落于萧玉甄身前,似自天而将。

无障见这一身酒气的潇洒醉汉,心中惊叹道:“平前辈!”此人正是他在渡船时遇见的那名‘滴酒点穴’的高人。

萧玉甄眼角充满泪水,凝视平清觉的潇潇背影,薄唇颤动,似有千言万语,竟一句也说不出口,此刻的她才像一个多情的少女,与那一贯的桀骜截然不同。

江元手捋银须,呵呵笑道:“你沉寂了这么多年,不问世事,今天现身,难道是想阻拦老夫不成?”

平清觉付之一笑,“你们这些修道中人都参与了朝政,难道我就不能来此过问吗?”

“你想问什么?”

平清觉凛然问道:“当年你们为何没有通知我,而是你们几人私自前去?”

江元微微笑道:“过了这么多年你还不明白吗,你那时风头正盛,目无一切,谁肯跟你这种人谋事,呵呵,那日,你吐露真情的时候,我们和她的师父可全都听到了。”

平清觉剑眉微皱,眼含惆怅,当年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每一句话,都没有忘记,沉吟半晌,冷笑问道:“你们成功了?”

“那人已经完全魔化,没有任何意识,已是一个杀人的恶魔,我们的武器根本攻击不到他,其余的人都被他杀死,只有我留着一口气在,才死里逃生。”

“那他是怎么死的?”

“他没有死!”

“他若是没死,为何自你们去了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江元忧虑道:“这个也是老夫所疑惑的事情,这么多年了,每次在睡梦中,感觉他就在身边狰狞地看着我,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将我杀死,所以老夫这么多年一直隐姓埋名,不敢现世!”

平清觉略思片刻,没有转身,沉声对身后萧玉甄道:“你带那小子走,将那个姑娘留下!”

萧玉甄深情望着平清觉的背影,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平清觉,听到他说话,颤声道:“你要相信我,冷慕雪没有死,她没脸见你,为了让你死心,她才跳入的山崖。”

平清觉怅然道:“当年是我的错,不怪她,也不怪你,她已经死了,你不要再嫉恨她了。”

萧玉甄指着秦陌瑶,痛恨道:“她就是冷慕雪的孽种,你看她的那双眼睛和冷慕雪一模一样,只要留着她,不出几日,冷慕雪必然会现身。”

平清觉回头打量秦陌瑶一眼,突然一怔,似乎也觉得蹊跷,犹豫片刻,转回头去,叹道:“好,就相信你,不过你不要伤害他们,你先到那个地方等我!”

萧玉甄会心一笑,两行眼泪流了出来,心道:“你还没忘那个地方?”站在原地,深情似火。

江元呵呵笑道:“平清觉,你是不是认为过了这么多年,天下依然没有人能胜的过你,你仍能无敌天下?”说话间浑身真气涌动,寒气陡然升起,空气噼里啪啦地响动。

平清觉拾起地上一柄剑,轻蔑笑道:“即使你修为再强,在我面前都是浮云,这不是认为,这是事实!”

常不余喊道:“不行,不能让他们走了!”话音刚落,只听‘咔嚓’一声,一阵剑风划过,如同晴天霹雳,常不余身前的地面裂开一个百丈长的裂缝,常不余吓得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一身冷汗。

这不是真气,这只是剑风扫过的凌厉之势,谁也没见过如此强劲的剑势,难以想象。

平清觉看了看手中的剑,自言道:“好久没用剑了,嗯!这剑还会用!”众人谁还不明白,方才这一剑就是在警示,谁若是敢阻拦

,他会在百丈之内,将其一剑劈死。

江元冷视平清觉,虽从未交过手,但他知道平清觉的实力,方才这一剑,只是手腕一抖,就劈出如此凌厉的剑风,这天下,没人能做得到,若不是为了五色石,谁愿意与此人为敌。

江元手中原有一颗魔石,没想到这颗魔石不知何种原因,竟突然飞走,急忙禀告徐市,徐市经过演算,得到的结果是,魔石被另外的魔石召唤而去,合为五色石,根据飞走的方位和青阳等人去的十万大山,推知青阳那里定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市大喜,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命江元带人去寻,务必要将五色石寻回,因为这颗五色石是筑建封神台的关键,不可或缺,他们收集魔石的目的就是要将五颗魔石炼化,合成五色石,既然五色石已成,这就省去了他们参悟炼化的时间,只要寻回就可以了,江元还未赶到十万大山,就得到青阳派人发出的快信,得知那三颗魔石被无障施计骗走,无障现落在萧玉甄手中,所以火速赶往此地进行堵截。

江元凛凛道:“你的傲气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狂妄自大,好,老夫就来戳一戳你的固步自封!”滕然飞起,双掌飞速舞动,密密麻麻如急雨的冰剑,带着刺耳剑鸣,铺天盖地射向平清觉,快如闪电,激荡起凛冽的寒风,向四周翻卷,地面凝结一层冷冷冰霜。

平清觉轻蔑一笑,朗朗道:“这就是你多年修炼的结果,我看也未提高多少!”身体写意放松,手中的剑随意舞动,将射向他的冰剑尽数击碎,碎冰横飞,轰然落了一地雪白。

江元的冰剑可断青铜精铁,坚硬无比,却被平清觉用一柄普通的剑轻易击碎,这等实力,令观者惊叹。

见平清觉用剑轻易化解掉剑雨,颇有戏谑之意,江元怒血愤涨,狠狠道:“你太看不起老夫了!”单掌平伸,掌心生出蓝色火焰,用力一握,蓝色火焰登时升起,赫然玄化成一柄三丈长的蓝色长剑,长剑周围蓝光环绕,蓝焰吞吐,冷森刺眼。

“北冥阴火!”有人惊呼,这不是法术,这是传说中才有的神器,这等神器炼化之后,与身体里的血脉、真气相融合,达到人器合一的境界,火随心动,心所往,火所至,任意玄化,无坚不摧,是‘四大神火’之一,没想到竟然落到了江元的手中,让众人羡慕不已,心道:“江元有此等神器在手,如鱼得水,任凭平清觉有再强的剑势,也是不可能战胜的。”

众人的眼球皆被江元手中的‘北冥阴火’所吸引,萧玉甄趁机带着两人和弟子离开,龙泉此刻已将毒气逼出,见萧玉甄欲要离开,飞身跃起,准备上前阻拦。

身体还在空中飞舞,只听‘呼’的一声,一阵劲风掠过,‘轰’的一声,龙泉被击飞出去十多丈远,鲜血狂喷,此种结果,也是他用长虹剑抵在身前,真气护住周身的情况下,被剑气击中的。

一个中期的散仙,竟被一剑击飞,可见平清觉的这一剑有多快、多强,龙泉落地之后,又倒退十多步,才站稳,脸色煞白,浑身剧痛,气喘吁吁,头发凌乱,衣衫成了碎布条,嵩山弟子忙奔过去搀扶,今天他可是将颜面丢尽了。

平清觉冷哼一声,看也不看龙泉,狂妄道:“若是再有人阻拦,别怪我的剑不长眼睛!”

萧玉甄见江元亮出了‘北冥阴火’,若是平清觉抵挡不住,她们留在这里,平清觉很难脱身,所以带着无障二人和弟子准备离开,若不是为此,她怎舍得离开这里,她找了平清觉将近二十年了,今天才得一见。

先前那些人还谁敢上前,今天他们是没戏了,现在只能去关注这场战斗谁赢谁输,萧玉甄带着人,缓缓离开,于归舟眼睁睁看着秦陌瑶就这样被带走,而他却无能为力。

“当年就是看不惯你这目空一切的德行,气煞老夫也!”江元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手拿神器,平清觉竟然毫不在乎,还去关注旁人,纵使他处事沉稳,修心几十年,此刻肺子也要气炸了,一道蓝色长龙,如同闪电般,带着毁灭的力量,劈向平清觉。

天空苍白,烈日无光,寒风彻骨,草木风霜,这一剑太过耀眼,以至于谁也看不见,‘砰……!’寒光夹杂着碎冰呼啸着向四周铺开,远观的人还没来得及看清,就急忙运气护住周身,抵御这惊天的剑气震荡,没有几人能够站稳,掀飞一片。

不知何时,这碎冰的风暴才结束,天空飘起了雪花,场地的正中,平清觉浑身笼罩一层冰霜,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他用那不起眼的剑抵住了‘北冥阴火’。

‘北冥阴火’寒光吐信,冷冷闪耀,江元的身体还保持着劈剑的姿势,与平清觉一样,也是一动不动。

……

江元嘴角微动,一字一顿道:“快,别……让……他……跑了!”噗的一声,吐出了鲜血。

青岛双鲸药业维生素D滴液多少钱
精气神的精是什么意思
脚麻腰酸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