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巫托邦 0057.紧张与谎言?

来源: 分类:玄幻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02日

巫托邦 0057.紧张与谎言?

法兰商会就驻扎在黑石镇内,他们是不多在常驻在镇内的商会,要知道黑石镇中矿奴居多,他们的价值就在于能够挖掘矿脉中的财富,因此大多数黑石镇的商会都驻扎在镇外的矿山群落,方便监督矿奴们工作。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法兰商会比较特殊,他们虽然从事的也是奴隶生意,但几乎不贩卖任何矿奴,而他们主营业务是提供床奴——无论男女,年龄上下不等,姿色中上,只为在床榻上取悦客人的奴隶。

波利特很喜欢与这个商会打交道,尤其是弗吉尼亚,这位法兰商会的副会长很对镇长大人的胃口,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慷慨地挑选出自己手中的上乘货色赠予波利特,相应的,法兰商会在镇中的皮肉生意也得到了波利特的支持,一应方便皆应允。

如莱顿所说,霍奇在表明自己正为波利特办事后,法兰商会的从者直接将他们接引到弗吉尼亚的住处——一座红顶小屋。

“如果还有什么需求,请您尽管吩咐。”商会的侍从优雅地躬身。

“谢谢。”霍奇打开房门,向屋内探进半个脑袋,侧耳聆听片刻后,问道:“已经没有人住在这里了?”

“是的,在弗吉尼亚大人死后,这座房产将由商会收回,很快就会分配给其他大人们居住。”

“真够效率的。”霍奇嘟囔了声,“那他的随从呢,在弗吉尼亚死后他们又去了哪儿?”

“阁下,严格意义上来说,法兰商会的所有侍从都归商会持有,弗吉尼亚大人只是暂时地拥有他们,在他死后,同样也会由商会收回。他们现在正被分配到事务所中,等待更合适的工作。”

“我想知道弗吉尼亚最亲密,最信任的侍从是哪一位,我有些话想要问他。”

“那我马上去事务所让他过来。”

侍从深深一礼后,转身走向远处的小楼,而霍奇则带着赫拉,挥手招呼着莱顿进入了弗吉尼亚的故居。

来小屋里转悠观察一阵后,霍奇发现弗吉尼亚实在是一位少有的强迫症患者,他的房间很干净,这理所当然,毕竟有勤快的侍从与奴隶,但重点是房间中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成对的。

房屋的结构是标准的对称式,以一道中心轴线分为左右两个区域,墙体结构相似,这样对称式的房屋尽量辅以对称式的装饰,本没有任何错误,然而弗吉尼亚却不是「尽量」,他追求完美,房屋里所有的一切都得如镜像般完美对称,进屋的两处火盆是一对,细微到如火盆的纹理,盆中木炭的摆放都得对称,门自然不必说,相对的每一间房的所有内饰全部对称,就连烛台的位置也完美地控制。

“如果这就是弗吉尼亚的风格的话。”霍奇沉思着,在心中说道——那么房屋中出现了不对称的地方,就应该是线索。

但是没有,找遍整个房屋都看不见任何一处的不对称,只有一点,其中一个房屋的尘灰相对较多,但房间里的内饰与对面完全相同,这间房应该是没有人居住,打扫的频率也要稍低,才会造成灰尘较多的状况。

“看来突破口不在这儿啊。”他叹了口气。

这时

巫托邦  0057.紧张与谎言?

,先前的侍从带着弗吉尼亚生前最为亲近的从者,名为阿瑟,约莫二十五六的年龄,皮肤略显苍白,身材相对瘦削,不过就容貌而言,比另一位从者要更加俊美些。

“阁下。”另一名侍者凑到霍奇身前悄悄说道,“如果需要的话,您可以对他施加一些逼迫的手段,并没有任何问题。”

霍奇有些诧异:“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侍者略显轻蔑地看了看不远处的阿瑟,“因为他和我们是不同的,他本是弗吉尼亚大人的一名床奴,用了谄媚的手段才让弗吉尼亚大人将他升为侍从,而卑贱的奴隶——如果您不对他做些什么,他是不会乖乖开口的,天生的贱骨头。”

霍奇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那我在屋外等候您。”

他注意到,坐在椅子上的阿瑟显得坐立不安,偶尔咬着嘴唇,双手无意识地交错乱动,眼神也刻意避开霍奇。

“咳。”霍奇轻咳一声。

阿瑟似乎被惊吓住了,猛地坐直了身体:“大——大人!”

“轻松些,别这么紧张。”霍奇摆摆手,“只是想问你几个小问题而已,好吗?”

“.…..”阿瑟十指交错,手指不停地敲打在手背上,时而抬头时而低头,终于回答道,“好。”

“听商会的人说起,你的弗吉尼亚最亲近的侍从?”

“是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是属于弗吉尼亚大人的奴隶了,而在八年前——”阿瑟忽然停顿,似乎难以启齿,“大人对我很好,在八年前提拔我为侍从,我很感激他。”

霍奇打量着阿瑟,听到这话时有些恍然。八年——命运可真是个喜欢捉弄人的小怪物,要是自己在八年前没能逃出那个城堡的话,或许与阿瑟的命运也会相近不少吧。

他醒过神来,继续问道:“那弗吉尼亚平日里的事务,你都有参与吗?”

“大部分情况下,我都会为大人分担一部分压力。”

“那么你应该对他的事情,无论是生意还是私生活都相当熟悉咯?”

“还算——了解吧。”

“很好。”霍奇坐直了身体,“那么你知不知道弗吉尼亚随身喜欢携带着什么,诸如册子、书一类的东西。”

阿瑟明显一愣,不解地望向他:“据我所知,并没有啊。”

也就是说弗吉尼亚被偷走的那样东西,平时并不是随身携带么,他思考着。

“在他死后,你们清理过他的遗物没有?”

“商会派人来清点过,当时我也同他们一起。”阿瑟神色显得有些紧张,搓着手不时瞥一眼霍奇,又迅速挪开视线。

“弗吉尼亚的遗物中是否缺少了什么东西?比如重要的账本或是日记一类的?”

“没有啊,那些账本和日记都还留在房屋里,一本都没有缺。”

看来那样东西弗吉尼亚连阿瑟这样的床边人都没有告诉过。

“最后一个问题。”

阿瑟听到霍奇忽然转变的语气,表情更加紧张,甚至额头上露出几粒汗珠。

“弗吉尼亚是不是和克伦威尔以及尤金很熟悉?”

“克伦威尔?尤金?”阿瑟一脸茫然,“那是谁?”

霍奇看着他的双眼,现在阿瑟脸上除了茫然外,更多的是慌乱,整个脸部表情都开始不自然起来。

他在心底悄悄地呼唤。

「心理学」

“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霍奇微笑地说道。

阿瑟走后,莱顿直截了当地说道:“他在说谎,这很明显,我见过许多说谎的人,他们的表情举动和他一模一样。”

“不对。”霍奇摇头,“他说的都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

霍奇叹息一声,悄悄对自己说出答案,没让莱顿听见。

因为心理学,不会撒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