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九转天玄 第七章 铜鼎淬炼

来源: 分类:玄幻 查看:7次 时间:2019年06月04日

九转天玄 第七章 铜鼎淬炼

突然,聂华停了下来,他略微闻了闻周围的空气,道:“啊,看来这笔收获倒是很不错,正适合我们需要。”

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安静得令人可怕,聂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一座雕像一般,而天星只感觉自己呼吸可闻,不论是风声还是树叶的沙沙声在此刻都停止了,这种感觉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突然,一声巨吼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爆发,四周的灌木丛毫无预兆地炸开,溅起漫天残枝碎叶,一只硕大的黑虎猛然窜出,双爪挥出,有如闪电,狠狠拍向聂华。

这只老虎长约三米,尾长一米有余,皮毛在阳光照耀下亮亮的,闪烁着令人恐惧的光泽,它的毛通体呈黑色,毫无杂质的黑色,是一头地地道道的黑虎。它的速度很快,一瞬间就来到了聂华面前,四周的空气都有些猎猎作响,最可见其力道之强大。

聂华神色轻松,微笑道:“一只三阶黑虎,虎骨是上等药材啊。”

只见他双手握住长剑,轻叱一声,剑锋上深红色光芒暴起,映出几尺光芒,聂华的气势瞬间压过了那只黑虎,无数道红色光影从天而降,伴随着轻微的轰鸣声,那头不弱的黑虎已经终结了性命。在聂华身旁,天星自然感觉不出什么战斗气息,那看上去非常凶猛的大黑虎在聂华面前竟然如此弱xiǎo,也更一步让他清楚了聂华的实力之强大。

聂华走过去,信手提起倒地的黑虎前肢,仔细观察了一下,又道:“勉强算得上是宝贝了,储物空间,收。”只见聂华胸口一个红光diǎn瞬间闪烁,黑虎的躯体就化为一道光收入其中。

天星好奇的问道:“师父,这头黑虎有多么强大?它为什么不见了?”

聂华回答:“这大约是一头三阶灵兽,也就相当于我们人类的天斗士,实力算得比较强。至于它的去处,我将它收入了自己的一个储物空间之中,这个空间可以容纳五十立方米的物体,可以用能量来催动它。哎,天星,你别动,我又有了发现。”

一头体形相对于刚才那只黑虎稍微xiǎo一diǎn的灰色巨狼又钻了出来,它的毛色斑斑驳驳,但是颈后一直到脊背却有着像马一样的鬃毛,肩高约有一米,凶神恶煞,正不怀好意地望着天星二人。

“嗯,二阶暗鬃狼。天星,这次我出手一部分,剩余的问题你来解决就好了。”

聂华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窜了出去,剑影横扫,在惨叫声中,暗鬃狼的身体重重抛飞,骨骼断裂的声音清晰入耳,口喷鲜血,无法站立起来了。

天星猛地一蹬地,冲上前去,全力挥舞着竹剑,按照昨天记忆的狂剑法招式,重重一剑劈向暗鬃狼。

啪,天星后退几步,手中的竹剑被震得嗡嗡响动,其上竟是露出了大片大片的破裂痕迹,隐隐有断掉的感觉,而暗鬃狼抬起的前爪也是在空中微微一滞,一道白痕带着些许血迹显现。力道真是强啊,就算是受了重伤,暗鬃狼的战斗力仍然可怕。

聂华伸手一吸,已经基本裂开的竹剑来到了他手中,只见聂华轻轻一抚那竹剑,断裂的痕迹便消失不见,伸手递给天星道:“竹剑被我加持了能量,非常坚固,你可以使用了。”

天星接过竹剑,深吸口气,全力刺向暗鬃狼,暗鬃狼嘴角涌出一堆血沫,重伤濒死

九转天玄  第七章 铜鼎淬炼

,却仍倍加凶猛,晃动身体,竟然凝出一寸来长的灰色光芒,一爪拍向天星,气势暴涨,显然在做最后的努力。

叮的一声,竹剑dǐng在了狼爪上,忍受着那股强大的冲力,天星怒吼一声,再次上前一步,又是一剑砍下,整个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一招连着一招,正是狂剑法的初步技能。

嘭,嘭,嘭,几声闷响,暗鬃狼又挨重击,虽然它身为二阶灵兽,实力远高于天星,但是天星经过锻炼,力量大增,全力用出狂剑法攻击,力道绝对达到了六级武士,一剑接着一剑,天星在不断的战斗之中,又一步提升了自己的技艺,暗鬃狼还有一丝战斗力,而这恰好是与天星目前水准齐平的,几波攻击下来,暗鬃狼最后的战意也被打垮,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天星挥舞竹剑,愈发沉醉于其中了,虎虎生风,在树林之中舞起一道道狂风,令人心惊胆寒。竹剑猛地定下,空气中竟有嗡嗡声响,与聂华昨日的舞剑相差无几,只是火候的问题罢了。而看着天星对于剑法控制的进步,聂华也是极为高兴,如此一洗练,自己的这名弟子恐怕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天星此刻喘息急促,舞动狂剑法所需耗的力量是很多的,他对于力道的控制还差得远,狂剑法非常深厚博精,数十年都未必能够精通到极致,哪怕天资再聪颖,岂是一瞬间就能明悟的?

聂华露出满意的神色,天星的表现给他了一个满意的答复,转身将暗鬃狼收入储物空间,摸索着兜筐中的各种草药,聂华暗自琢磨:药物应该差不多了。

两人并没有太过逗留,天星在森林中适当地磨练了一下剑法,便与聂华一同回到了院子中,各种草药采了满满一xiǎo筐子,药效之补,足以淬炼人筋骨、使常人身体发生巨大的改良。

聂华从储物房中搬出一尊硕大的铜鼎,放在了院子的地上,铜鼎看上去极为普通,就是一般炼药的那种低级铜鼎,不过重diǎn不在于鼎的好坏,物质和人技术才是关键。diǎn起大鼎下的柴火,烈焰熊熊燃烧,鼎内咕噜咕噜的声音沸腾,聂华动手很麻利,乌骨参、白茸等十几种草药全部被他扔入鼎中沸煮,暗鬃狼和黑虎的尸体被剖开,取其中的精华兽骨掷入,有时还会撒一些粉末进去,炼制这一大鼎浓稠的浆汁足足耗费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毕竟,这些老药的药力太强,天星有可能承受不了,所以聂华把持火候一定要仔细。

这一夜,聂华就守在大鼎旁看火,他修为高深,就算不休息也没有什么大碍,天星则盘腿坐在旁边静思,夜很安静,只有熬鼎的沸煮声响。

啪,天亮时分,聂华终结了炼制,这一大鼎药物终于熬炼完成了,轻轻打开盖dǐng,扑面而来的是无比浓郁的药香气息,铜鼎内足有xiǎo半鼎粘稠的黑色浆液,由于到了后期是xiǎo火慢煮,所以这罐黑药的温度也不是太高,略等冷却之后,聂华将半固体的药物取出,要知道,这可是用灵兽骨和山珍老药熬制而成的,滋补功效绝对是令人眼馋。

聂华双手按在那巨大的鼎炉之上,嗡嗡轰鸣响起,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巨大的鼎炉体积瞬间膨胀,高达两米有余,宽近一丈,上面古朴的花纹也变得有些跃动,宛如活了一般,同时,大鼎内也出现了一个xiǎo内鼎,内部可容一人,黑色药浆包绕裹满内鼎外壁,聂华神情严肃的道:“天星,快进入内胆。”

天星翻过大鼎,进入内鼎中盘膝坐好,闭息凝神,聂华见状,啪的一声将外鼎盖扣下,只留下通气孔,同时他双掌一震铜鼎鼎壁,药力大发,向内渗透。

这鼎虽表面上极为普通,但是却是一尊宝鼎,鼎的自身就有极强的能力,加上药物的炼制,效果有非常显著的提高。

就在天星刚刚进入内鼎闭关打坐时,透过淡黄色的壁,一阵阵刀割一般的疼痛感袭来,刺激着身体的每一处神经,剧烈的疼痛满布全身,天星只感觉四周都在有一股股尖锐的热量向自己袭来,扎之入骨的疼痛让他全身颤抖,有好几次,天星都忍不住冲出鼎外,但是考虑到这是师父聂华给自己炼制的药浆,可以改造体质,淬炼肉身的,还是忍住了,他逐渐感觉全身有一种燥热,燥热逐渐加深,药效也开始了初步的发挥,一开始那股刺骨的疼痛感减轻了不少,但是仍有痛痒,天星咬了咬牙强忍住,开始逐渐进入静思凝神状态。

聂华看着轻微颤动的大鼎,叹息道:“可惜山珍药材还是缺了一diǎn,不过也足够淬炼身体了。”

大鼎安静下来,但是聂华仍能感觉出,其中药力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正是他所希望的。药效不算很霸道强烈,但是也足够给天星带来一些身体上的疼痛之感了。

白天,夜晚,白天,夜晚,药力的吸收非常漫长,足足两天两夜了,大鼎之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虽然留有通气孔,足以保证天星的安全,但是聂华还是有些心急,按理説这种淬炼最多是两三天就结束了,可是天星已经静坐了两个白昼两个黑夜,还是没有动静,不禁让他有些奇怪。

鼎内的天星完全失去了自主意识,相当于是沉眠了一般,丝毫不动弹,只有黑色药浆在缓慢的流动,药力透过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神奇内鼎壁,逐渐对天星的身体进行循环型的改造,时间就在其中流逝过去,这一过程,不会很长,但也绝对不会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