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生网

全能战神 第0882章:半百神王

来源: 分类:女生网 查看:9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全能战神 第0882章:半百神王

看着男子这般的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燕飞也是轻声咳嗽了两声,似是在提醒男子他能逃出那绝地可不是什么偶然!

果然,在听到燕飞的咳嗽声后,火虎的笑声戛然而止,接着一脸尴尬地望着燕飞,他之前可是说过,若是能够离开绝地就算是认燕飞为主那也没什么,现在他真的离开绝地了,那么他是否要兑现自己当时的承诺呢?

“朋友!在下天虎族火虎,此次得你帮助离开了那绝地,在此多谢了!”说着火虎对着燕飞拱了拱手,看他这架势似乎是道谢完之后便是准备撒腿离开。

这一下,燕飞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这火虎未免太不知恩图报了吧?他之所以将火虎从绝地中救出来,无外乎就是想要让火虎为自己当打手。可这家伙现在竟然轻描淡写的道谢了两句就想要离开。

“火虎!先别着急离开,我能将你从那绝地中救出来,自然也能将你再送回去!你可曾忘记了什么事情?”燕飞凝望着火虎淡然道,他可不会白白将火虎从那绝地之中救出来。

见燕飞这般咄咄逼人,火虎心头也是有些来气而了。他怎么也是一神王境强者,难不成还真的要人燕飞为主不成?神王境的奴仆?这等事情若是传出去怕是足够让整个众神之墓都震荡吧?

“朋友!你就别要咄咄逼人了,我火虎怎么说也是一神王,怎么可能认你为主?”若是换做平常的一个中位神,火虎怕是直接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认主。他乃是神王境强者,要收神王境的奴仆,对精神力可是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的。不到神符师境界,要想收神王境的强者为奴仆,那便是找死!光是神王修者的意识反扑怕是就足够将其给杀死了。

就算是神王要收神王境的奴仆,也会谨慎非常,毕竟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稍微一个不小心便是会有陨落的危险。可燕飞不一样,他虽然实力只有中位神,但在精神力方面他的造诣却是异常强大,此次进入到雨仙之境更是恰逢其会的突破到了神符师境界,借此还掌控了雨仙殿。

火虎清楚的知道,燕飞这样的中位神要收神王境实力的奴仆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当然了,前提是燕飞能够敌得过那神王境强者。

见火虎不愿认自己为主,燕飞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起来。这火虎难道是要食言不成?

此时,火虎也小心翼翼打量着燕飞,在他的心底对于燕飞之前的所说的话还是有着不小的怀疑的。就算是神符师怕也不可能那般轻易地就带着他离开那绝地吧?所以火虎猜想着,是不是燕飞用了其他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将其给弄出了绝地。

就在火虎谨慎地思虑着的时候,四方八方突然涌动出一股无形的力量来,这些力量几个飞掠之下便是加持在了火虎的身上。

“恩?”火虎心下骇然,这些力量将他缠绕住后,他竟然丝毫反抗不得,体内神力更是有种被禁锢的感觉。

“这?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动用不了自身的神力了?”火虎一脸惊恐,再次望向燕飞的时候,只见燕飞正朝着自己投递来了一个狡黠的冷笑。下一刻,火虎只觉周身的天地景象一阵变化,再次出现的时候,周围的空间已是飘起了洋洋洒洒的雪花。

“啊啊…这里是?我怎么又回到了绝地中了?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不会的,我不会回来的!”

稍稍顿了顿后,火虎亦是发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竟然再次回归到了绝地之中。周身那些飘荡而下的雪花,让他极为厌恶,这冰寒的环境也是他所憎恨的。

下一刻,自火虎的全身上下,突然爆发出一道又一道狂暴的火之力来。这些火之力顷刻之间便以扩散之态放大开来,眨眼时间,一片火色便是弥散开来。那些飘落而下的雪花,在大火的焚烧下纷纷融化!

燕飞站在距离火虎不远处的地方,那些狂暴的火之力还未能栖身到他的跟前,便是纷纷陨灭不见了踪影。

此时,燕飞淡然地看着发狂的火虎,见火虎那般疯狂地朝着四周发动攻击,燕飞也知道,这火虎怕是被困在雨仙殿无尽岁月了。就在燕飞暗暗思量之际,火虎那一双灯笼般的大眼突然朝着燕飞望了过来,接着咆哮道:“是你!一定是你把我给弄回来的!看我不生撕了你!”

说着,火虎的身影便是化作一团火球直奔燕飞而来。看着那转瞬便抵达到自己跟前的火虎,燕飞淡然地笑了笑,接着手指临空一动,朝着火虎轻轻一点。下一刻,一股磅礴之际的世界之力直接砰然而出,眨眼间,自燕飞手上的世界之力便是轰击在了火虎那飞冲过来的身上。

“砰”的一声巨响,火虎整个人就如短线的风筝一样抛飞了出去,从他的眼眸中能够看得出来此刻的他是多么的惊骇。

“噗嗤!”一口鲜血自火虎的口中喷了出来,“世界之力?难道??”火虎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一脸震惊地望着燕飞。雨仙之境乃是一宫殿类的至宝的传闻,不少修者都是知道的,当初他火虎也是抱着进来试一试的态度方才进入雨仙之境,那个时候的他还只是一个巅峰上位神,连半步神王境实力都没有,可谁知道才进入到地雨层没多久,便是闯入了这雪色绝地之中。

自此之后,火虎便是陷入到了无尽的等待之中,他已然记不得自己在这一方绝地空间中待了多长时间,不过想来这个时候应该不会短才是。他火虎天赋平平,能修炼到上位神境界都算得上是极为不错了,可在这雪色绝地中,他却是修炼到了神王境,由此可见火虎的确在这绝地中被困了不知道多少时间。

“能掌握一方时空的世界之力,这感觉还真是屡试不爽!”燕飞呢喃自语了一句,接着望向目光呆滞的火虎淡淡说道:“你所猜想的没错,我所使用的力量就是世界之力,而且还是雨仙之境的世界之力。”燕飞倒也没有多隐瞒什么,神王境的修者又岂会看不出他之前所使用的力量乃是世界之力呢?

听到燕飞这话后,火虎的脸色顿时刷白了起来,他很清楚燕飞这话所代表的含义,原本还想凭着自身实力与燕飞周旋一二的,而现在火虎异常地明白,只要在雨仙之境中,那么自己永远都不是燕飞的对手,甚至燕飞一个念头便是能够让他陨落,只因为这是燕飞所在掌控的世界。

这一刻,火虎彻底地沉默了下来,久久之后,火虎方才开口对着燕飞询问道:“雨仙之境真的是一宫殿类至宝?”火虎盯着燕飞望着,这般多年下来进入到雨仙之境中的无数修者,哪一个不是抱着走大运的想法?但是这么多年来,却从来没有人能够证实雨仙之境就是宫殿类的至宝。

燕飞点了点头,他倒是不急什么,眼下自己父母已然团聚在了一起,一时间他也没什么急迫的事情要做了。

“真是没想到传闻居然是真的,这雨仙之境还真是一宫殿类至宝,这等宝物落在在朋友你的手中,想来将来朋友扬名天下也是迟早的事情。哎,可怜我火虎进入到雨仙之境,什么都没弄的手,还被活活困在这里无尽岁月!”火虎一脸悲悯的样子,他这话刚刚说出口,燕飞便是止不住地反问道:“你虽然没得到什么,可这般久的岁月下来你已然突破到了神王境,难道这还不算是你最大的收获吗?”

燕飞这般反问之后,火虎却是苦涩地笑了笑,如果燕飞没出现,而他火虎从那雪色绝地中逃了出来,那么他火虎还算得上是收获巨大。可现在突然冒出了一个燕飞来,事情的性质一下子就变得大不相同了。

“朋友!我辛辛苦苦修炼到如今,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我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吗?”火虎一脸渴求地望着燕飞。

“恩?”这时候,燕飞方才反应过来,原来火虎这家伙说这么多是在为自己求情呢!稍稍想了想后,燕飞便是开口道:“火虎,我也不与你多言,这样吧,你供我驱使百年,百年之后我还你自由!你看怎么样?”

“好!我供你驱使百年,百年之后你要还我自由。”火虎想都没想便是答应了燕飞的要求,百年?百年时间对于他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罢了。只要燕飞不是真的要将他收为奴仆,即便是让燕飞驱使个上万年也未尝不可啊!燕飞只说了驱使百年,这等好事火虎又岂会不立马答应下来呢?

见火虎这般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燕飞也有些未曾料到,心中暗叹道:“难道我给的这个时间太少一点不成?这家伙竟然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我。”按照燕飞自己的推测,百年之后,想必他应该达到神王境了,到了那个时候,火虎对于他的帮助可谓是也降低到了最低,再将其留在身后也没有什么太的用处,况且百年之后,自己还在这众神之墓中没有都是一个未知数。

“既然这样,那你我赶紧建立灵魂契约吧!”说着,燕飞直接分出了自己一道灵魂之力来,而火虎见此也是丝毫没有反抗地将自己的灵魂展露在了燕飞的跟前。

“我燕飞,以灵魂起誓,驱使火虎百年,百年期满,归还其自由!如有违背,灵魂定将陨灭!”燕飞轻声梵喝了几句,紧随着,他所释放出来的那一道灵魂之力便是直接窜入到了火虎的灵魂之中。一阵蠕动之后,燕飞已是能够清晰地感应到火虎的一举一动,此时的火虎已经算得上是燕飞的奴仆了。

两人快速地建立了灵魂契约之后,火虎便是连忙对着燕飞跪拜了下去,口中则是恭敬地叫道:“主人!”

燕飞点了点头,满意地说道:“火虎,以后我就称呼你为阿火好了,百年之后,我也会承受今日之承诺,还你自由之身!”

“谢主人!”火虎愣头愣脑地喝了一句,只是区区百年时间的奴仆时间,他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做燕飞奴仆百年,便是能够为自己换来自由,总比在那雪色绝地之中被困上无尽岁月的好吧?

下一刻,燕飞心念一动,直接便是携带着火虎离开了雪色绝地。再次出现的时候,燕飞与火虎已是来到了另外一处绝地之中。这里是一片无尽的沙漠之地,狂暴的风力席卷而来,漫天都是黄沙!

火虎是稍稍感应了一下,心中的骇然之意便是涌上了心头,接着呢喃道:“主人,这里应该是另外一处绝地吧?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燕飞微微颔首了一下,笑道:“干什么?之前我在雪色绝地中对你做了什么,那么我来这里便是为了做什么。”听到这略显得有些绕口的话语,火虎呆头呆脑的思虑了片刻,接着也是一脸明悟的样子。

就在燕飞与火虎商谈之际,那漫天的狂杀变得更加肆虐起来,无尽的风沙形成了一道又一道的龙卷风来。

此刻,燕飞与火虎已然被数十道冲天而起的龙卷风包围了住,同时一道异常兴奋的声音也是传了过来。

“哈哈!多久了?我已经记不得多久没人来到这里了。太好了,太好了!两位实力不凡,不如先与我交交手吧!若是能胜得了我,说不得我还会送点小玩意儿给你们呢!”这话语一传来来,那些搅动着风沙的龙卷风便是更加迅捷地朝着燕飞与火虎飞驰了来。

“这家伙都不能感应到我们的气息,他怎么知道我与主人实力不凡的?”火虎一脸疑惑地问道,至于那些飞扑而来的龙卷风,他更是丝毫未曾放在心上。这里是雨仙之境,这里的一切的都受燕飞的支配与操控。

“这你都想不出来?进入这风沙绝地应该也是有着实力限制的。比如一般的中位神或者是上位神在进入这绝地的途中便是可能陨落。只有实力更加强大的巅峰上位神或者是半步神王境的修者方才能够平安地进入到绝地之中来,这家伙自然是将我们两人当成了后者了。”

燕飞只顾着与火虎说话,对于那些飞腾而来的无数龙卷风则是丝毫不在意。下一刻,风沙卷动,一道接着一道的龙卷风顷刻间便是将燕飞与火虎给笼罩了住。

紧随着,让人感到极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些龙卷风在接触到燕飞与火虎的身体后,竟然就好像袭中了空气一般!竟是丝毫反应都没有,接着,一道道龙卷风便是自燕飞与火虎的身体中穿透而过。

火虎虽然与燕飞谈论着,可见到这般一幕后,心中亦是感叹不已:“能够掌控一方世界还真的爽啊,我要是能得到一件世界空间器物就好了。说不得将来我也能造就出一片属于我自己的世界来呢!”

就在燕飞与火虎两人谈论的时候,那些穿透而过的龙卷风也是几经撩动腾飞,接着汇聚在了一起,下一刻,自那粗大了无数倍的龙卷风中,一风度翩翩的男子从中走了出来。

此时,这男子一脸疑惑地望着燕飞与火虎,他已是神王境实力,可竟然丝毫察觉不出燕飞与火虎的气息。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燕飞两人在自己的龙卷风杀阵之中,竟然没有丝毫事情!

“两位朋友,在下悦风,之前有得罪之处还轻多多包涵!不知两位怎会来到这风沙绝地之中呢?这里可是只能进不能出的啊!”青年男子对着虚空轻轻一点,下一刻,两股沙龙便是迎飞到了他的手上。在男子的控制下,那些黄沙就好似突然有了生命一样,在男子的手臂上轻舞缠动!

火虎瞅了瞅男子一样,心中感叹道:“之前我见到主人的时候难道也是他这样的一副德行吗?这个叫悦风的家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大难临头了,也不知道主人会如何对付他呢?”

就在火虎暗暗猜测之际,燕飞的其身子突然朝前走了两步,接着笑说道:“臣服我,或者死!”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是透露出了燕飞的态度!一旁的火虎闻言,也是暗叹自己的运气好!若是当初燕飞也以这样的姿态来逼问他的话,说不得他已经陨落掉了。

“哈哈!好一个猖狂小子,竟然敢让我臣服于你?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谁?”话语刚一落地,男子的一手上便是出现了一柄完全由沙子凝聚出来的利剑,“小子,这可是你率先挑衅我的,就算死了,那也怪不得别人!”

“沙丘之剑!”

说着,青年男子大喝一声,下一刻,其手中的沙剑一个飞掠之下已是飞身到了燕飞与火虎的跟前。望着这一幕,青年男子一脸阴冷的笑了笑,紧随着,那已经飞身到了燕飞与火虎跟前的沙剑突然一下暴裂开来,接着化身成为了无数的星点沙力。

一颗颗星点沙力在几个蠕动之下,纷纷演变成为了一柄柄小一号的利剑来。

“万沙究剑!”紧随着,不远处的青年男子大喝了一声,随着他这喝声一出口,那演化成为了无数小一号的杀之利剑,便是纷纷以奔腾之势朝着燕飞与火虎的激射而来。

“哎!为什么每每遇到一个神王修者,他都是这般的高傲与难以相处呢?难道是我太仁慈了不成?”燕飞轻声一叹,接着淡然道:“就凭这些飞沙之力就想对付我们?都散去吧!”

望着那些飞腾而来的无数沙之利剑,燕飞轻声道了一句,随着他这话出口,那无数沙剑转瞬间便是轰碎开来。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几乎是燕飞言语刚落地,那些沙剑便是全部碎裂。

“啊?这?言出法随?”那青年男子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燕飞看着,达到神王境实力后便是可以在自身的神之领域中做到言出法随的效果来,当然了,具体的效用会因为各个神王实力的差距会有所不同。仅仅是这样的话,青年男子还不会有什么诧异吃惊的,毕竟说不得眼前的这两个便是神王境强者也不一定。

真正让青年男子倍感震惊的是,燕飞竟然在雨仙之境中言出法随!要知道,在雨仙之境内是拒绝使用任何神之领域的,也就是说,神王境的修者是不可能在雨仙之境中言出法随,可燕飞做到了,这意味着什么?

“小子,你若是识相一点的话,还是赶快束手就擒吧。只要在这雨仙之境,我主便是无敌的存在。”火虎冲着青年男子喝了一句,现在他已是极为确定燕飞已经掌控了雨仙之境,无论是之前对付他的时候使用的世界之力,还是现在所动用的言出法随,无不说明他已经掌握了雨仙之境。

此时,火虎全身的气息已是散发了出来,那独属于神王境修者方才有的气势轰然而出,直直飞射到悦风的跟前。

“恩?我主?神王境的奴仆?”下一刻,悦风脸上的表情丰富至极,他可没想到燕飞身后的这个神王境修者竟然会是燕飞的奴仆。此时,悦风的心中激荡不已,稍稍理了理思绪,悦风也是明白了许多。

一个可以在众神之墓中言出法随的人,一个有着神王境修者奴仆的人,这意味着什么?

沉默了好长片刻,悦风长长叹了叹气,接着望向燕飞问道:“阁下应该是神符师吧?”

燕飞闻言,点了点头,稍微有点常识的修者都知道,不到神符师境界是不可能有神王境奴仆的!当然,也不排除神王修者自愿委身人下做奴仆的,只是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试问一个神王修者又岂会委身做他人的奴仆?既然如此,那答案就显而易见了,燕飞应该是个神符师,而且还掌控了雨仙之境,只有这样前后的事情方才说得通。

“雨仙之境果真是一宫殿类至宝?”见燕飞确认,悦风连忙继续问道。与火虎如出一辙的问出了相同的问题,燕飞闻言后,自然没做什么隐瞒。

“没想到那看似玄乎不已的传闻竟然是真的,阁下竟然掌握了这等至宝,又有着神符师的实力,倒也算得上是天才艳艳之辈了。说吧,找我何事?”

弄清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之后,悦风也是一脸好奇地看着燕飞。在他看来,燕飞既然有着这般实力跟手段,不应该来找他这样的神王才是。可燕飞现在出现在了这风沙绝地之中,那么事情恐怕并不是他所想的那般了。

听到悦风这般不客气的言语后,火虎的脸色也是变得难看起来,这悦风明知道燕飞掌控了雨仙之境,又有着神符师的实力,还这般口气与燕飞说话,难道他就丝毫没意识到现在的他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吗?

“小子?你怎么说话的呢?感情是我家主人要求你办什么事情一样?”火虎一脸愤怒地望着悦风喝道。

闻言,悦风的神色也是稍稍冷厉了起来,倒是一旁的燕飞听此之后,言语道:“供我驱使千年,我还你自由!如若不然的话,那便在这众神之墓中享受无尽的孤寂吧!”

听到燕飞开出这样的条件,火虎的脸色也是稍稍缓和了一些,心中暗暗嘀咕道:“主人倒也是吃一堑长一智,知道百年时间对于一个神王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一般轻浮。不过还好,我只是百年时间就可获得自由之身了。”

“恩?供你驱使千年?你便还我自由之身?”悦风稍稍愣了愣,正如火虎所想的一样,千年时间对于他来说真的不长。

燕飞点了点头,淡淡说道:“你我可以订立灵魂契约!”

又是好一会儿时间的思虑,悦风最终还是妥协了,与燕飞之间订立了灵魂契约之后,他便同火虎一样称呼起燕飞主人来。

“阿风!我开始还以为你多孤傲呢!没想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妥协了,你说说你之前摆出那样的架子是给谁看呢?”火虎一脸戏谑地望着悦风问道,现如今他与悦风都是燕飞手下的奴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要在一起共事,这私下里还是要搞好关系的。

“你这头蠢虎,我怎么得也的矜持一下吧?若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我想你这头蠢虎应该是在主人一开出条件就立马答应了下来吧?”悦风冷眼瞅了瞅火虎说道。

听此,燕飞微微笑了笑,这悦风倒也心思很缜密,不如火虎那般大大咧咧。

“靠!你怎么知道?你哪只眼睛看到的?”火虎一脸惊讶地望着悦风,暗叹这悦风倒是猜测得挺准的。

下一刻,燕飞也不顾火虎与悦风两人之间的喋喋不休,心念一动,直接便是带着两人瞬移离开。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燕飞不断地前往雨仙之境中的绝地,每每一次下来,他身边的神王队伍便是会壮大一份。不得不说,自由对于这些被困在雨仙之境中的神王的诱惑的确很大,到目前为止,燕飞还未曾遇到有谁会拒绝他的。更让燕飞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在一处绝地之中,燕飞竟然遇到了一个神王家庭。一打探之下,燕飞方才弄清楚,那神王修者被困在绝地之中,后来无意间一女修者竟也是掉入到了绝境内,两人因此生出爱恋之意,后来还育下一子,一家人在绝地中倒也生活得不亦可乎。

这一神王家庭,丈夫名叫德斯,女的名叫贝莉,其子叫德贝,也不知道三人被困在雨仙之境中到底有多长时间,三人竟然全都是神王境的修者。在得知燕飞的实力与来意后,三人也是果断地选择答应燕飞的要求。

。。。。。。

“乖乖!主人究竟要干什么?现在我们已经有五十个神王了,主人难道是要在众神之墓中掀起一场大战不成?”

火虎望了望身后已经黑压压的一大群修者,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奔行,燕飞已是收了五十个神王级别的奴仆,这也使得火虎等人暗暗猜测燕飞如此做的目的。

“众神之墓?”德斯一家三口有些纳闷地看了看火虎,德斯暗暗疑惑道:“外面难道不是天神界了吗?众神之墓?”

紧随着,一大群神王修者便是开始了一番激烈的议论。

此时,燕飞等一大群人全都飞身立于地雨层之中,看着这五十个神王修者,燕飞的心中亦是极为兴奋。下一刻,燕飞心念一动,直接便是将众多神王带到了血色绝地之中。

“你们暂且在此安顿些时日,等时候到了,我会带你们离开雨仙之境!”留下这话后,燕飞直接便是凭空消失,出现的时候已是在天雨层中。

“主人?搞定了吗?”

青雨一脸深意地望着燕飞问道,以他对雨仙殿的感知又岂会不知道燕飞成功与否?

燕飞望着青雨笑了笑,说道:“雨伯,我成没成功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雨伯?”青雨微微一顿,心中暗叹:“看来主人收了那五十个神王奴仆心情很好啊!竟然都称呼起我雨伯来了!”

就在青雨愣神之际,燕飞开口询问道:“雨伯,你可知道雨仙之境什么时候关闭?”

现在人马已经备齐,就只等着上风家去了!燕飞之所以如此做,也是想要应承风凌烟的那句话,要堂堂正正地将她从风家迎娶出来。

就在燕飞问出这话后,青雨顿时笑了,接着摇了摇头道:“主人,你不介意我叫你阿飞吧?”青雨没有回答燕飞的问题,反而是这般问道。

燕飞点了点头,回应道:“雨伯以后就称呼我阿飞好了,你是雨仙殿的器灵,想来我们这一生应该都是要待在一起了,你称呼我主人反而让我感到生疏。”

闻言,青雨笑了笑,接着方才将话语切入到正题。

“阿飞你可是雨仙殿的掌控者,雨仙殿什么时候开启什么时候关闭,那还不是一个意愿的事情?”说着青雨的眉头微微挑了挑。

“哦?”燕飞微微一愣,接着傻傻一笑,道:“你看我这猪脑子,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呢?哈哈,既然如此的话,那即日起就关闭雨仙之境吧!”

猜你喜欢